ylbook.com>沙如雪博客>读过的书>魔鬼经济学中永不反弹的减肥瘦身法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魔鬼经济学中永不反弹的减肥瘦身法


作者:沙如雪
时间:2012/5/3 17:00
网站:ylbook.com

减肥

4月的初始,北方天气依然寒气彻骨,女人社区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吹响减肥集结号。并赫然贴出巨幅相片,背影泳装肥瘦女子各一枚,对比强烈。下面外加一溜儿醒目字体:4月不减肥,5月徒伤悲,6月徒伤悲,7月徒伤悲,8月徒伤悲,9月徒伤悲......一直徒伤悲到11月。这是已经堕落的女人们常做的事,每年一次。

没堕落的那部分,365天都不允许自己徒伤悲。有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有针灸拔罐儿喝减肥茶的,有每种方法都试过,最后选择用饿的。此间涌现出的奇闻轶事不胜枚举,别人拿去做笑谈,完全忘了那是当事人用自己身体书写的血泪史。写外人的事怕被起诉,写自家人的吧。她们如果也要诉,我可以同她们协商私了。

我家小妹目前已经完全修成正果,虽然她自己还是不太满意,但却是他人眼中的瘦身楷模。数年前,她减肥的初始,嗅觉曾经空前发达,能够不远万里穿越到5站路之外的某社区,闻到三楼人家厨房里飘出的烤鸡香气。并且半夜躺在床上把下水道味儿当成了韭菜馅儿饺子。这种蕴含着基因改良才华的嗅觉系统,远远超越了她的三只猫外甥。

小妹的闺蜜,我的另外一个妹妹,某个夏季的午后,饥肠辘辘在街上走,看到一个老太太在晒面粉,她险些就冲过去抓几把白面塞进嘴里,后来她用强大的毅力自我克制,没有付诸行动。由此可见,危险不仅仅存在于北极熊出没的区域,经常晒米晒面的同学请留意晒场环境,关爱自己的心脏。

这几年,我成了小妹最瞧不起的人。凡是不能挨饿的,小妹都瞧不起。每次回家让妈再给我织件大点的蝙蝠衫她都坐在床头朝我翻白眼儿。我的女友娟子曾经听信她的指导,结果,一周之后打电话来,说她饿昏了,不是使用了夸张手法,而是真的倒在地上昏。

我本来是打算好了的,等自己的脸从满月发展到银盆的时候,就去一趟阿联酋。采购西亚女人穿的那种传统长袍“阿巴亚”,还有遮住眼晴之外所有部位的面纱“尼加布”。我私下里一直认为那是最适合自己的服装。后来,每当蹲下来找东西就喘不上气的现实和瘦子更加长寿的科研结果彻底粉碎了我的梦想。

减肥,必需的,刻不容缓。

无论做什么,采取一种科学的态度永远是大前提。人家桃园养鸡场的一位普通员工都早已懂得这个道理,并且在电视上拄着铁锨说出了一句至理名言:不讲科学,你就下不了大蛋。

下面这篇文章,是美国经济学家史蒂芬.列维特和史蒂芬.都伯纳合著的《魔鬼经济学》中的一章,我全文收录,献给所有正在减肥路上跋涉的兄弟姐妹们,对有睡眠问题和抑郁倾向的同学可能也有帮助:

一位教授自我试验的一生

塞思.罗伯茨(Seth Roberts)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教授。如果你25年前曾经见过罗伯茨,你可能会记得他是一个有很多毛病的人。他的脸上长痤疮,而且经常醒得太早,一整天都无精打采。他并没有患上忧郁症,但他也很难保持好心情。而且最让罗伯茨感到苦恼的还是他的身材:他身高只有5英尺11英寸(约为180公分),但体重却达到了200磅(约为90公斤)。

可如今的塞思.罗伯茨已经截然不同了,他现在皮肤光滑整洁,神闲气定,和蔼可亲,体重已经降为160磅(约为72公斤),而且看起来要比他的实际年龄小10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切都要从罗伯茨还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说起。当时他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主意:把他的个人问题变成自己的研究课题。然后他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来做实验,把身体当成实验室。从那时开始,罗伯茨就踏上了人类有史以来一场最为漫长的自我试验(self experimentation)——他不仅用各种器材来测量自己的各项身体指标(相信任何聪明人都不会这么做),而且还会严格地把整个过程详细记录下来。

虽然在科学研究领域当中,自我实验并不属于什么新的创意,但这样的案例并不多见。而且如今许多科学家都坚决反对这种做法,他们认为自我实验在整个实验过程当中没有明显的控制小组,明显缺乏科学性,而且由于研究者和试验对象本身就是同一个人,所以你很难进行双盲测试(double-blind experiment)。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我实验这种“不够科学”的特点难道不也是一件好事吗?许多在实验室进行的科学试验,尤其是那些医学领域的试验,后来都被证明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瑕疵,要么是试验方法存在问题,要么是因为实验者出于自身的利益而故意扭曲试验结果。在罗伯茨教授的试验当中,他显然会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这点毫无疑问,他至少会表现得相当明显(而且丝毫不会影响试验结果)。他所采取的方法也非常简单——他会不停地尝试各种方法,直到最终找到真正有效的那一种——这就使得整个试验过程变得极其透明。

从某种角度来说,自我试验跟经济学之间存在着很多共同点。由于无法进行随机试验,经济学家们常常不得不将就使用眼前能够得到的数据资料。比如说你是一位经济学家,你想研究“囚禁到底会对犯罪率产生怎样的影响?”。最理想的试验莫过于,随机选出几个州,让它们突然释放1万名囚犯,然后再选出另外几个州,让他们突然把1万人关进牢房。可这种情况显然不会出现。所以由于根本无法进行如此完美的试验,你不得不想办法利用一些间接性资料——比如说当有人因为一些州的监狱过于拥挤而发起上诉的时候,这些州很可能就会释放大量的囚犯。(事实证明,一旦囚犯被释放,这些州的犯罪率就会大幅飙升。)

还有什么方法能比利用自己的身体产生数据更为取巧的呢?罗伯茨先从小处入手,第一个试验对象就是他的痤疮,然后逐渐转移到他的早醒。整个试验过程超过10年,他最终发现,只要能够在前一天早晨多见光,不吃早餐,并且一天至少站立8个小时,他的早醒毛病就可以被治愈。

更值得称奇的是,他还发现了一种可以改善心情的方法:每天早晨至少看1个小时电视,尤其是那些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真人脱口秀——但晚上绝对不看这类电视。发现这种方法之后,罗伯茨教授跟许多科学家一样,开始回溯到石器时代寻求解释。人类学家研究发现,在人类社会最开始的时代,人与人之间每天早晨都会进行面对面的接触,但天黑之后这种接触就少了,罗伯茨看电视的方式就是在模仿这种模式。

同样,石器时代的人类生活方式还启发了他对于体重控制系统的思考。许多年来,他先后尝试了日式料理,意大利通心粉,“每天5升水”食谱等各种方式。所有这些方法都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或因为难度太大或过于枯燥而无法坚持下去。随着试验次数的不断增加,他最终发现,人的身体其实一直在受到一个“设定点”的管制,也就是说,远在石器时代的时候,人类自身的温度调节系统就已经为每个人设定了一个最佳体重了。可通常情况下,这种温度调节系统跟人们家里的温度调节系统截然相反。在家里的时候,一旦家中的温度开始降低,你家的室内温度调节系统就会开始升温。但根据罗伯茨的解释,当食物缺乏的时候,你体内的“设定点”系统就会让你变得不再那么饥饿;而当食物充足的时候,你就会感觉胃口大开。

这听起来可能跟人们的直观感受截然相反,让人感觉好像你家的壁炉只有在夏天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一样。可家里的温度跟卡路里之间有一个关键的区别:虽然我们不可能把家里的温暖空气储存到明年冬天,但却可以有办法把今天的卡路里储存起来,以备未来之用。这时人们就会表现的比较肥胖。从这个角度来说,脂肪就像是钱:你今天赚来,然后把它存到银行,等以后需要的时候再支取。

在食物匮乏的时代——那时一个人只有在捕到猎物的时候才会有饭吃,而不像今天只要打个电话到湖南菜馆就可以了。这种“设定点”系统是非常重要的。它可以让你在食物充足的时候把多余的脂肪储存起来,这样一旦食物出现匮乏,你就可以通过消耗脂肪来维持生存。罗伯茨相信,伴随着这个系统的,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信号指示机制:每当你遇到一种美食(食物通常比较充足),而且味道比较熟悉(这说明你以前吃过并且喜欢它的味道)的时候,你的身体就会要求你尽可能多地储存卡路里。

罗伯茨相信,这种信号指示机制本质上是一种习得性联系——就好像巴甫洛夫的铃声一样可靠,并且曾经对人类发挥过极其重要的作用。可到了今天,至少在那些食物充足的地方,这一信号指示机制却给人们带来了一个巨大,而且容易导致肥胖的问题:过度饮食。(“巴甫洛夫的铃声”注解:著名生理学家巴甫洛夫曾经做过一项实验,在实验当中,他用铃声当作唤狗进食的信号,结果证明,一段时间之后,狗自然地在铃声与食物之间建立了联系)

于是罗伯茨开始尝试调整这种早在石器时代就已经形成的系统。只要能够降低人的大脑向身体发送的信号数量,他就可以把体内的卡路里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该怎样做到这一点呢?一个最明显的方法就是吃一些味道比较清淡的食物,可罗伯茨显然不愿意这样做。(他是一个口味很重的人) 在进行了反复试验之后,他发现有两个办法可以让他有效的控制设定点系统。第一个办法就是无味油(他用的是菜籽油或橄榄油)。只要每天在两餐之间喝上几勺,就可以给他的身体补充一些卡路里,但同时又不会把它们储存起来。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糖水。只要喝几盎司糖水(他用的是果糖,它的血糖指数比普通糖更低),也可以产生同样的效果。

结果是令人吃惊的。罗伯茨足足减下了40磅,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反弹。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吃任何自己想吃的东西——让自己不会感到饥饿(我们知道,许多用节食方法减肥的人经常会饿得头晕眼花)。他的许多朋友和同事都尝试了他的方法,最终都得到了相似的结果。他的方法似乎可以满足许多商业食谱都无法达到的标准:简单,科学,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罗伯茨还不需要为了减肥而饥肠辘辘。

在学术研究领域,罗伯茨的自我试验虽然饱受贬斥,但同时也赢得了很多崇拜者。其中一位就是深孚众望的心理学家罗伯特.罗森萨尔(Robert Rosenthal),他称赞罗伯茨“在用一种解释性的心态,而非肯定性的心态来处理数据”,因为他把数据分析看成是“一次发现惊喜的机会”。罗森萨尔甚至预言“在未来,自我试验将成为一种新的兼职(或全职)职业”。

但塞思.罗伯茨这种古怪的体重控制方案,他将其称为“香格里拉食谱”,真的能够为成百上千万需要它的人带来福音吗?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答案。随着阿特金斯公司(Atkins diet company)的破产,整个美国都在对新一代的减肥食谱翘首以待。如果只需要只勺糖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相信所有美国人都不会拒绝的。

以下是双盲测试(double-blind experiment)的名词解释,资料来源于维基百科:

双盲是科学方法的一种,目的是避免研究结果受安慰剂效应或观察者偏向所影响。在各种科学研究领域中,从医学、心理到社会科学及法证都有使用双盲方法进行实验。

双盲试验通常在试验对象为人类时使用,目的是避免试验的对象或进行试验的人员的主观偏向影响实验的结果。通常双盲试验得出的结果会更为严谨。
在双盲试验中,受试验的对象及研究人员并不知道哪些对象属于对照组,哪些属于实验组。只有在所有资料都收集及分析过之后,研究人员才会知道实验对象所属组别。

在药物测试中经常使用双盲测试。病人被随机编入对照组及实验组。对照组被给予安慰剂,而实验组给予真正药物。无论是病人或观察病人的实验人员都不知道谁得到真正的药物,直至研究结束为止。不过部份的试验会较难做成双盲,例如:如果治疗效果非常显著,或治疗的副作用非常明显,实验人员便可能猜想到哪组是对照。

如果解释研究结果的统计学家同样不知道哪组资料属于对照组,哪组属于测试组,这种测试被称为三盲测试。

在法证中,警察局内的认人手续基本上是一个对证人记忆的单盲测试。由于警察可能会对证人作出有意或无意的影响,不少执法机构现在倾向在认人过程中使用双盲测试。负责认人过程的警员事先不能知道被认的人当中谁是嫌疑犯,以免影响证人。

如果这篇文章使你对经济学产生了兴趣,你可以去本站的经济学栏目阅读相关知识。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