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读过的书>陈丹青长沙谈鲁迅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陈丹青长沙谈鲁迅


2011/03/03
本站原创,主页:ylbook.com

这两年看书完全乱了章法。以前看书很老实,拿过来一本,从头到尾一页页看下去,不论文体,看完之后换另一本。如今枕边床侧经常堆着一摞书,睡前或早醒时,按当时心境挑一本来读,挑到散文杂文,一般的也不按顺序,翻开哪篇算哪篇。

前两天看陈丹青老师2008年在湖南大学的演讲《民国的文人—长沙谈鲁迅》,有学生问他:据说周作人晚景凄凉,他一生是不是都对鲁迅怀了怨恨之心?

陈老师答:周作人晚年不是凄凉,而是孤立和悲惨。说他孤立,因为建国后他被提前释放,毛泽东批示将他养起来,写回忆,弄翻译,月薪两百元,相当高。但他不再有朋友,不再有社会地位。说他悲惨,是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多年,到“文革”,他就被红卫兵折磨,撵到破屋子里,有个老婆子偷偷伺候他,不久就死了。
周作人晚年有一方印章叫作“寿则多辱”,说的是实话。但他刻这方印时,还想不到会领教“文革”时期的侮辱。他因汉奸罪被审判,坐监牢,属于惩罚,不是受辱。
至于他一生是否对鲁迅怨恨,我以为不要随便揣测。即便有怨恨,那也并非是错,因他是鲁迅的弟弟。
而像这样的兄弟恩怨,不是外人可以任意揣测的。在座诸位可能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但有父母、亲人、好朋友,外人公开揣测议论你们的私人感情关系,你们会同意、会接受吗?

他最下面的这段文字我初读之时深受触动。举目周遭,我们的生活中处处充斥着对别人生活、工作、情感的种种揣测与描述。哪怕根本算不上熟人,得空也要下两嘴。这件事,常混饭局的人应该至为熟悉,那是流言与八卦天然的摇篮与发祥地。如果你觉得,在我们年龄很小的时候有一个陈老师这样的长者早一点对我们说过上述的话,现在的我们在这方面可能会变得有一些教养,那你就错了。
英国牛津大学灵长目动物学家罗宾·邓巴对此曾经有过专门的研究:

狒狒们打扮彼此以保持和巩固“社会关系”。但人类进化更加完善,将流言当作“社会关系增强剂”。
研究发现,人们散播流言的目的是拉帮结派并以此提高自尊。很多情况下,流言的真正目的不是揭露真相,而是牺牲第三方利益,从而制造出一种“团结假象”。

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心理学教授詹妮弗·鲍森表示,当两个人都对同一个人感到厌恶的时候,谈论此人的八卦能使两人的交情更上一层楼。

女写手赵赵曾经在她的杂文《饭大于局》里对此有过生动有趣的描写:菜真不灵,以聊天佐餐。一贯的风气是,谁不在场就说谁坏话——活该,谁让你丫不来。有时坏话的密集度和程度太强,在座无不心惊胆战,觉得以后有饭局还是得尽量来。

呵呵,所以说,不管是谁,当你听到有关自己的流言时,最没必要的,就是生气上火。风水轮流转,早晚大家都轮得到。别太拿自己当人,其实我们离狒狒不是很远。

认真论起为友之道,我个人的观点是:如果听到有关自己好友的流言,只要惦量着说出来对她除了伤害没一丁点儿好处,那就宁肯烂在自己肚子里一字不提。万一哪天她从别处得知,再来兴师问罪。我也早就准备好了一句话:我就是不告诉你,你想把我怎么样吧。

流言要造成伤害有两个必经流程:第一步,你的敌人中伤你;第二步,你的好友转告你。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