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读过的书>扫黄无法根除色情业的经济学分析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扫黄无法根除色情业的经济学分析


2011/05/25
本站原创,主页:ylbook.com

这两天感冒,不敢去医院,怕被医生下毒手,只好吃了药歪在床上饿饭、静养、看闲书,昨天看《牛奶可乐经济学》,作者:[美] 罗伯特 · 弗兰克(Robert Frank)。书中的一则案例极其有趣:

为什么大型烟草公司的 CEO 们愿意宣誓作证,尼古丁并不会让人上瘾?

1994 年 4 月 14 日,在一场有关烟草产品管制条例的国会聆讯会上,美国七大烟草公司的总裁们宣誓作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宣称,自己坚信尼古丁并无成瘾性。然而,早有大量的科学证据显示,尼古丁是高度成瘾的,所以,这些 CEO 的证词,遭到了公众的嘲笑和不耻。为什么他们愿意忍受如此的羞辱呢?

按照亚当 · 斯密的补偿性工资差别理论,忍受当众羞辱显然是一种令人不快的职业条件。毫无疑问,烟草公司 CEO 的薪资,属全国最高之列。比如,菲利浦 · 莫里斯( PhiliP Morrs)牌香烟的母公司奥驰亚集团(Altria),2005 年付给 CEO 的薪资是1813万美元。

类似案例前不久在中国也发生过一次:“瘦肉精”事件之后,双汇集团重庆区一位姓马的经理带着几名促销人员在超市亲自吞咽火腿,成为大众笑柄。

而十几年来,中国的大城小镇,每年都会不定期、不定时地投入大量警力扫黄。以烟草公司CEO的案例做参照来分析色情行业,就知道,扫黄是永远无法根除这一行业的,除了浪费公共资源,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忍受当众羞辱是烟草公司CEO和妓女(抑或牛郎)共同的令人不快的职业条件。去年,广东某地警察竟然用绳索牵住妓女游街,舆论哗然,就算是驴,都不能如此之混账。法律究竟有没有边缘?妓女有没有基本的权利?这些暂且不论。这里要说的是,经历过如此一番羞辱之后,有可能把一个妓女改造成一名工厂流水线上的女工吗?这,基本上很难。女工的工资很透明,以富士康为例,今年年初涨薪之前,他们的员工工资每月在1800元-2200元之间,妓女的月收入具体数字不得而知,应该是因人而异,前两年有人说在我们这样的小城,她们的月收入亦可以保持在万元以上。这样的投入产出比,决定了这个行业永远会有人做。让一个妓女改行做女工,和让烟草公司CEO辞职开餐馆,以及让“瘦肉精”火腿肠促销经理改行卖保险,难度是一样的。

我个人一直觉得,开放或地域性开放色情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这样,国家增加了税收,色情行业从业人员可以和企业员工一样购买养老和医疗保险,定期规范的体检可以减少性病以及爱滋病的大规模蔓延,国家也可以减少在遏制这类疾病方面的资金投入。至于“明知自己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或艾滋病患者而故意感染他人者,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之类的责任与义务,纯属梦话,这种威胁对于一个满怀仇恨抱着必死决心的人有用吗?行文至此,突然发现,如今的人们,无论穷的、富的、清廉的、贪腐的、男的、女的、大人、小孩,怎么大家好像每天都活得气哼哼的。

曾经和朋友讨论如果投票表决是否开放色情业,结果会如何?一个朋友的观点是,家庭主妇会成为最强有力的反对者,因为她们会认为开放色情业危及家庭。这个没有实证不好揣测。不过有一个道理很简单,只是我个人的观点,不一定对。在没有开放色情业的今天,妓女和牛郎在暗地里依然存在。用男人来做分析也许难懂,只以女人自身来分析比较简单。一个女人,如果你从来就没有过要和午夜牛郎厮混的念头,那你会因为这个行业突然开放而产生这种念头吗?我觉得男人也一样,有这种念头的,不开放他们暗地里披荆斩棘也要去,与开放与否没有关系。前些天看网络新闻,某地扫黄,一个男人赤身裸体不顾生命安危从高层建筑上顺着水管往下爬,记者的镜头就那么一路相随着拍下来,那一刻,我的心底有着难以言说的悲凉。不是说要让人民有尊严的活着吗?什么时候能开始?

大禹治水,变堵为疏。无论家庭、企业、还是国家,高压重管的经营之道都是愚蠢且没有人性的,一味闷头向前,迟早撞墙。

就如李大眼在他最新一期的博文中所说:大家一直都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的“管”,城管、交管、宿管、网管,你为什么总想着要管,而不是服务。

题外话:
今天的博文,本打算要写红楼话题,看到李承鹏的这篇《杀人者,父亲》,内心羞惭,无法下笔。已知亡国恨,犹唱后庭花,这种事,做起来太艰难。

点击进入,李承鹏的《杀人者,父亲》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