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读过的书>对《国富国穷》中一件事情的两种不同解读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对《国富国穷》中一件事情的两种不同解读


作者:沙如雪
时间:2012/6/8 15:39
主页:ylbook.com

这两天在读《国富国穷》。
按理说,如果我还仅存一丝自知之明的话,最不该挑战的就是这类书。首先,它超出我目前的最高智力范畴,阅读的过程中苦闷多过愉悦,这一点严重违背了我的养生原则。其次,它验证了身边亲人和朋友一直以来对我的评价,我个人一般称之为诋毁或诽谤。这个评价的具体内容,可以参照《红楼梦》第九回贾政对贾宝玉乳母的儿子李贵说的一段话: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东西算帐!

没读《国富国穷》之前,我根本不知自己就是流言混话之友,几乎过目不忘。一读《国富国穷》,马上得了健忘症,前面看后面忘。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至所以还没放弃,继续坚持挑战阅读极限,是因为我敏锐的嗅觉系统告诉我,《国富国穷》,很可能就是我潜意识里一直在寻找的那本书,它能解释我长久以来一直无解的那些迷惑:为什么我们这么穷,而有些国家那么富?为什么有些国家比我们还穷?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不是整个社会变富的基石?

读书笔记与小组讨论是抵御健忘症的两项利器,缺一不可。这一次,我拼了。
身和心一点苦都不肯吃的人会遭天谴,我发明了这句话,作为这次读书的自慰语。

以下文字选自《国富国穷》第三章欧洲例外论:独特的发展道路


与希腊民主制和东方专制主义的对立相关的是,私有财产权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区别。确实,专制主义的显著特征是统治者被视为神或上天的代表,与其臣民显然不同,只要高兴,他可以役使臣民做任何事情,他掌握着臣民的生死荣辱。统治者的观点就是臣仆的观点。军事贵族拥有武器的垄断权,一般民众小心翼翼,不敢冒犯他们、激起他们的贪心甚至引起他们的注意。多看他们一眼,就属无礼,将招致最严厉的惩罚。

当然,我们认识到,这种所有权的安排窒息了进取心,阻碍了发展。投入资金和劳动力的人为什么不能持有自己所创造和获取的财富?用埃德蒙•伯克的话说,“反对财产权的法律就是反对工业的法律”。然而,在亚洲的专制君主看来,这种安排被看做是人类社会之天经地义:除增加统治者的欢乐以外,普通民众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当然不能让老百姓自行其是。巴尔赫(中亚)人民的遭遇极具象征意义。在他们的统治者离国与印度人作战时,附近的游牧民族利用这个机会占领了他们的城市。居民们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拼死保卫统治者和他们自己的家园,但他们的抵抗以失败而告终。统治者回来并重新夺回了城市。当他听到自己臣民的英勇事迹时,他斥责了他们。他训斥说,战争不是他们的事,他们的责任是臣服任何统治他们的人,并交税纳粮。民众领袖乖乖道歉,并发誓不再胆大妄为。

在这种氛围下,经济发展的概念只能是西欧人的发明了。贵族(专制)帝国的特征是压制贸易和实业:当统治精英的索求增加时,他们并未意识到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价值之所在。那索求之物从何而来?他们只是加重剥削和压榨,从民众身上榨出更多的汁。有时他们判断有误,以至压榨过重,引起逃亡、暴动甚至造反。尽管这些独裁者自称君权神授,但并不能保证千秋万代。只有那些创造力多元化、创造力首先是来自下面而非上面的社会,才能着眼于不断增加整个社会的财富。

上文中,巴尔赫统治者斥责为保卫家园而战的民众的做法让我觉得异常震惊与可笑。我的理解是,他要一直让民众保持在愚昧与不开化状态,这样民众更易于被统治者奴役。反抗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今天你反抗外敌入侵,明天就可能反抗内里的强权压迫,就可能吼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所以,普通民众抵御外敌入侵对于统治者来说,是一个不祥的信号,他会誓死将其泯灭于萌芽状态。

而朋友Z却对这件事有着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解读。他从统治者的举动当中,发现了现代社会权利与义务完全统一的萌芽和贵族阶级的责任感。他认为欧洲社会从中世纪转入现代文明,与贵族阶层的责任感有着密切的连系。我们至所以从曾经的兴盛走入贫穷没落,是因为古代中国统治者只强调权利而蔑视义务。甭管外敌入侵如何猖獗,只要还没攻到我这一亩三分地,我就依然夜夜笙歌、觥筹交错、醉生梦死,所谓“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突然想起《曹刿论战》: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的军队攻打我们鲁国,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拜见。他的乡亲说:“当权者自会谋划此事,你又何必参与呢?”)文中曹刿的乡亲,正是巴尔赫统治者眼中最完美的子民。

然而,出乎巴尔赫统治者预料的是,他眼中的这类最完美子民,只要瞅他出差不在家,就会溜出去赌博、钓鱼、逛商店。如果统治者出的是半个月以上的长差,子民还会把他的东西大肆偷回自己家,或者倒卖成钱装进自己腰包。再或者,仅仅是因为子民刹那间获得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一时兴起就把统治者用来震宅的石狮子头给扒拉下来了。

如果巴尔赫统治者穿越时空来问我:我都不知道的事,你怎么会知道?
我会很蛋定地告诉他: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在国企混过。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