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猫咪日记>猫咪日记-贝贝和咪咪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猫咪日记2003-2004


2003/6/12
本站原创,主页:ylbook.com



贝贝是在昨天下午五点多来的,他的出生地在东山, 一个月大。这是个通体雪白,脑门上有一绺深灰色毛发的小家伙,精神实足。
咪咪初见贝贝,好奇地凑上鼻子去闻,闻后大怒,对准贝贝怒吼一声,掉头就跑。

贝贝尚处在初生牛犊阶段,对咪咪的吼声无动于衷,摇摇摆摆徜徉于书桌之上,胜似闲庭信步。咪咪此刻则潜伏于窗帘之后,虎视耽耽盯牢贝贝的一举一动。

贝贝很饿,将我的手指挨个咬了一遍。连忙揉碎一叶鸡肝,贝贝的小舌头似风卷残云,一扫而光。意犹未尽,于是又把我右手食指大咬一口。当第二叶鸡肝又被贝贝卷进肚里的时候,我被他们喝止。胡说什么我会象喂金鱼一样把贝贝撑死。我嘴上不说,心下暗想,金鱼是怎样傻头傻脑的东西,贝贝能跟它们一样吗?不愿跟别人争辩,我没再坚持给贝贝吃第三叶鸡肝。反正下班后我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单独和贝贝呆在一起,那时我给它吃多少别人也管不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咪咪一路都在后座“呜呜”着恐吓贝贝,如果她是个人的话,估计现在那就是满嘴脏话。

一进家门我连衣服都没换,洗洗手就开始揉给贝贝的第三叶鸡肝。
贝贝蹲在那里歪着小脑袋,闭眼狂吃。

老公跟进来训斥我:你是不是想撑死他?
我象聋子一样蹲在贝贝跟前不接他的话。

于是老公骂着我奔厨房;咪咪骂着贝贝奔沙发。

事实自始至终胜于雄辩,贝贝在将第四叶鸡肝吃到一半时就停下了,伸了个小懒腰。
我为自己找到事实依据暗暗松了口气。

五分钟后,我戴好手套给贝贝洗澡。
他如此可爱,毫不挣扎,只忙着用小舌头接住头顶流下来的水喝。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咪咪什么都不吃,趴在沙发上生气。
贝贝吃饭、喝水、上厕所、摇摇摆摆到处跑,忙得不得了。
我蹲在咪咪跟前温言软语地劝,结果越劝咪咪越气,到最后她索性对着我脸就是一掌。
幸亏咪咪掌下留情,否则我立马就会变成一只兔子,三瓣嘴。

事已至此,我只好带着贝贝躲进卧室。

贝贝爬上爬下一刻不停,后来又肚皮向上手脚并用捉我的手指。
渐渐他不动了,仔细一看,竟然就这样四脚朝天地睡着了。
整个夜晚贝贝都偎在我胸口呼呼地睡,间或响着小小的呼噜声。
清晨四点刚过,他就醒转来,到处啃,最后对准我右腮大咬一口,使我顷刻间清醒。

在逝去的三十多个清晨中,有过被唤醒、被推醒、被吻醒、被闹醒的经历,现在改为被咬醒。
不过,也好。

2003年6月13日



咪咪昨天一整天都在表明与贝贝势不两立的决心。
爬到书柜的最高点,上帝一样注视着我们。
好在白天他们大多的时候在睡觉,倒也相安无事。
下班回家的路上,咪咪依然咆哮。
贝贝精力过剩,在把家中所有的角落探索一遍之后,把目标对准了咪咪。
他豆丁一样的小身体盯着咪咪的尾巴狂追,咪咪四处躲藏不及。

逃无可逃之际,咪咪改变策略,转身打了贝贝两个耳光。
贝贝也想打回去,无奈两寸长手臂,无论如何也够不着。
最终咪咪还是躲到书柜上,结束了这场追逐。
无论白天在店里,还是晚上在家中,咪咪都把书柜顶端做为自己的根据地。


晚间睡觉时,贝贝雪白的小身体占据着我雪白的大枕头不肯离去。
我趴在那里,光线朦胧间,一片雪白之中,贝贝的眼睛似冰壶秋月。
实在不忍心将他挪开,干脆就这样睡下,反正枕头够大。
贝贝却不肯睡,在我耳畔摸爬滚打。



以至我睡去的前一秒,脑子里是:我愿意是丛林,只要你是一只小鸟,在我的头发里做窝、鸣叫。

次日清晨,想起晚间让贝贝闹得胡乱改别人诗句,一个人笑了许久。

2004年6月5日 阴 阵雨

今天早晨准备上班时,贝贝一见我挎上包就赶紧一溜小跑等在门口。
他昨晚洗完澡就没再出去玩,憋得够呛。
我劝他还是呆在家里,他不听,嚷嚷着非出去不可,只好随他。
贝贝心里可能把自己当做一只狗或干脆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白天也照样出去溜达,其他的猫咪白天全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
等我下楼时,他早就等在大院中间。我赶紧装着没看见他,眼睛瞅着别处。
你要是敢看他一眼,他立马就会来个就地十八滚,把自己顷刻之间滚成一只五花猫,澡全白洗了。
贝贝的撒娇举世无双,估计连港台三流言情剧内最肉麻的女主角见到他都得称他为师傅。



因为天有点阴,贝贝可能觉得不如太阳当头照,花儿对他笑有意思,所以等我一拉开车门,他就一个猛子蹿上车,按惯例,从前座的靠背开始一路挠到后座,挠得如醉如痴,两只大黑眼睛水晶一样闪闪发光,叫他好几声他理都不理。
看看时间不早,我只好带他上班。
打开店门,叮铛照例奶声奶气地叫着迎出来,结果和贝贝打了个照面。
叮铛觉得贝贝可能是来侵犯他国领土的,所以亦步亦趋地跟在贝贝后面,后来贝贝也烦了,于是就转身和他抱在一起摔得不可开交。
几个回合下来,两只胖子都有些吃不消了,彼此凝视着对方都喘得波涛汹涌,吁吁有声。
我一边教训叮铛不尊重长辈(贝贝是他舅舅),一边吓得要死,怕咪咪听到声音出来参战。
将近二十分钟没见咪咪露面,我好奇地到她平时睡觉的长椅上探视,咪咪竟然不在,我以为她昨晚偷跑出去没有回来,有些担心。
叮铛和贝贝又在我身后准备开始新一轮的混战,我连忙把贝贝抱起来抚慰,劝他在别人地盘上要有点分寸,不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无法无天。再说,到别人家做客进门就同主人打架成何体统?
贝贝不 服,嘴里呜呜个不停。

我抱着雪白的贝贝,想把他放在窗帘后面的纸箱里睡觉,谁知道拉开窗帘刚想放他进去,却见咪咪睡在里面,此刻听到响动正睡眼朦胧地抬起头向外看,把我吓得,赶紧把窗帘又合上。好在咪咪睡得目光发散,她没看见我怀里的贝贝,否则就捅了马蜂窝了。



等他们都累得无精打彩各自分头睡去时,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知咪咪昨晚是不是奔波了五百公里,她竟然在纸箱里一直睡到傍晚时分。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咪咪神采奕奕地从纸箱里探出头,那时贝贝正趴在海报上向外张望,屁股对着咪咪。
等咪咪看清楚是贝贝来了的时候,就愤怒地对贝贝大吼一声,母老虎一般。
贝贝一时没反应过来,没等它定睛细看,咪咪早就一跃而起,冲到店门口的台阶上去了。
后来可能咪咪觉得外面有些冷,就跑进来趴在显视器上。
贝贝也跳到写字台上准备在我面前躺一会儿,咪咪一见,伸长胳膊对着贝贝的脑袋狂抡一通。贝贝低头闭眼地硬挨,就势躺在我面前。
我看得心疼,骂了咪咪几句,告诉她,无论是人还是猫,记仇都不是一件好事,咪咪气呼呼地看着门外,不理我。
唉,贝贝这也是恶有恶报。咪咪怀孕时,他才三个月大,整天就像混世魔王一样,好几次把大着腹肚的咪咪一头撞得四脚朝天,也难怪咪咪恨他,给谁谁不恨?现在咪咪有儿子做打手,局势整个地扭转过来。

可怜的贝贝,我赶紧把他送回家。贝贝却不肯下车,恋恋不舍地又将车座挨个挠过一遍才慢腾腾跳出来。



等我回来的时候,咪咪蹲在门外的音箱上,一副耳聪目明的精样子。
不到十分钟,她就捉了只蜻蜓叼在嘴里跑进来,没想到,一张嘴,蜻蜓跑掉并且在店中四处飞,咪咪身轻如燕,飞檐走壁。蜻蜓好容易找到门,于是夺路而逃,咪咪也箭一样跟出去,五分钟后,她又叼来一只,不知是刚才那位没跑脱,还是另外一只运气不佳的。

唉,有时想想,自己简直是养了一帮全职杀手,心下就惶惶然。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