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猫咪日记>屠苏和那些与狗狗有关的回忆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屠苏和那些与狗狗有关的回忆


2011/06/12
本站原创,主页:ylbook.com

昨日午后,店里来了一只自来熟的狗狗,跟着两个女孩儿进来的。几分钟后,它就摆出狗狗们最经典的pose——下巴贴在地板上,直直地趴成一只狗饼。它的样子,顷刻秒杀所有人,包括那个有些怕狗的女孩儿都忍不住想去摸摸它。这让我又一次想起屠苏,2007年4月,我在大门外捡到的一只狗狗。至所以给它取名屠苏,是因为它出生在正月。王安石有诗: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儿子当时问我:你怎么不叫它桃符?

我刚才查了一下,屠苏的生日是2007年2月27日,农历正月初十。它原来的主人在离我家不远处的海鲜市场旁开了一间修车铺,屠苏是他家的狗狗生的。他不想养,就带出来送人,送不掉,屠苏就一直游荡在这条街区。

到现在我依然能想起第一次遇见时它的样子,也许这一生都不能忘掉。下班的高峰时段,人车争路。它只比巴掌大那么一点点,在对面的路旁,边走边不停地回头张望,傻傻的,茫然无助。这几年,我其实一直避免回忆这一刻,心里会很难过。我冲过去一把将它拿起来,它立刻像树袋熊一样扒住我的手臂,大大方方的样子,一派率真。我把它放进给流浪猫咪住的白色泡沫箱里,它一进去,立即直直地趴成一只狗饼,就像一个小孩到了姥姥家一样放松自在。两个小男孩儿跟过来告诉我所有关于它的讯息,我直接去了修车铺,它成了我的狗狗。

当时,我面临的局面有些复杂。家中以胖贝为首的一小撮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猫咪团伙,绝对不是屠苏巴掌大的体积可以与之抗衡的。权衡再三,我只能把它带到店里。

一个人或者一只狗,童年的教育是非常关键的。屠苏在它短暂的半流浪生涯中,养成了见到人就跟在后面走的习惯,和昨天来店里的狗狗一模一样。它们尤其喜欢穿运动鞋的中学生,紧贴鞋后,一路相随,跋涉得全神贯注,如醉如痴。

我一直一直养猫,对狗狗的所有记忆,全都停留在中学时代。我爸是个极其爱狗的人,那时住在学校里,家中养过一只毛色棕黄的狗狗,是当地土狗,眼神清澈美丽,它生过一窝小狗。住在学校里最大的缺点是,连业余时间也会在老师的监督之下。他们行走之间,瞥见我做了什么与学习无关的事,就会丢出一句半句话,不多,但足以破坏情绪。我为此放弃了与一只小狗的短暂友谊,放弃了男同学历尽艰辛斗智斗勇为我捉到的几条小鱼。那时,我爸偶尔会趁我妈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把狗带进屋里来。那些年轻的男老师也会趁我妈不在的时候溜进来同我爸闲聊或直接懒倒在炕上把腿架在墙上。

关于那只狗狗,我们现在周末家庭聚会时一再提起的场景,是它有一次生病,我爸就让它住进屋里,还把自己的一件老羊皮背心给它穿上。那个年代,狗狗穿衣服比现在还要好笑。只可惜那时我不在家,小妹讲过很多遍给我听,百听不厌。

那一处简陋的学校平房,我颇受管制的少女时代,当时过得并不快乐,但是后来却会一再想起并且思念。去年春节,LG带我回去一次,那里完全物非人非。我们并没走进曾经住过的房子,因为,远远的,那里传出外地口音的划拳声,整个的学校,都变成了养殖场。院子里曾经那么长的一排梧桐,如今一棵都没有留下。回来之后,病满了整个的正月,也自此治愈了思乡病。

屠苏是我成年之后养的第一只狗狗,它与猫咪们最大的不同,是虽然内里聪明,但举手投足间却总是一派憨憨傻傻的天真烂漫。我去倒垃圾时,它还跟在身后,往回走时,它就不见了。放眼搜寻,却见它早已跟在清晨上学的女孩儿们身后走出去有200米。边走边聊的女孩儿们根本就没发现运动鞋后粘着一只小狗。我得在不会凌波微步的状况下,保证既不惊动女孩儿又能把屠苏拿回来,样子狼狈不堪。

屠苏见人就跟着走的习惯,最终导致了它离我而去的定局。它曾经跟在店里的一位读者身后上了车,人家又把它送回来。它走失的那天傍晚,我见它和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超市门口玩得兴高采烈,如胶似漆。因它走失的那份难过至所以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可能是因为我内心一直认为,是那个年轻人带走了它。他可能以为屠苏是只没有主人的小狗。他待它的样子,让我对屠苏的前途没有忧虑。

屠苏在的时候,总喜欢叼着东西走来走去。我给它买过一只毛绒玩具狗,体积只比它小一点点,只要在店内,它走到哪儿都叼在嘴里。

如今,它留给我的,只有几十张相片和一些与它有关的记忆碎片。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