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猫咪日记>寻猫记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寻猫记


2003年6月
本站原创,主页:ylbook.com

(一)
咪咪上个月到了青春期,不停地叫,晚间尤甚。
看着实在不忍,我曾在上个月几经周折,给她寻来一只出奇温顺,通体雪白的雄猫,名字也叫咪咪。
在人类看来,那应是猫类里的白马王子,天造地设。
不成想我家咪咪对着人家咆哮了一天一宿,白猫咪咪被她吼得可怜巴巴缩在一旁,全无潇洒可言。
最后,我只好惋惜地把那漂亮王子送走。
他的主人说,你家小猫看不上我家咪咪,神情落寞。
我想得到一群可爱小猫的梦想就这样被咪咪粉碎,突然间体会了没有孙儿的老人们的寂寞与愤怨。
回头咪咪再叫个不停,我就气得骂她,你长得没人家好看,脾气又坏,还胡挑乱捡,以后哪有机会再遇到这样漂亮的王子,可见是个傻丫头。
咪咪又不会跟我分辨,任我一个人絮絮地数落她,一副嫌贫爱富的父母嘴脸。
后来仔细想想,可能咪咪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一只猫,她从小和人在一起,从没见过自己的同类,就觉得冤枉了她,很内疚。
贝贝是我特意为咪咪找来的“童养婿”,明年的夏季他们就可以做夫妻。
我坚信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信心十足,所以一再坚持要一只白猫,王子咪咪给我留下了解不开的心结。

(二)
咪咪仍然间隔性地晚上叫个不停,实在无计可施,我就放她去花园玩一会儿。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她就会跑回来,然后神清气爽地安然睡去。
6月16日的晚上,咪咪先出去过两次,时间不是很长。第二次回来时,老公给她开门,夸她说,这么可爱的小猫怎么能不放出去,听到门响不用叫就撒腿跑回家。
晚上将近10点的时候她又跑到门口,抬头看着我“喵喵”。
我打开门,对她说,咪咪,早点回来,五分钟好不好?
后来她去花园,我去联众。
结果三十分钟后咪咪还不回来,老公出去找,说是没有。
我象疯子一样跑到楼下,花园里静悄悄地,毫无声息,我双腿一软,坐在围墙上。

(三)
午夜时分,我们俩已轮流出去找了好几次,咪咪却像长了翅膀般踪影全无。
我坐在那里眼巴巴看着老公,希望他能想出好办法。
老公却让我去睡,他说咪咪一会儿肯定会回来,他不睡,就坐着帮我等。
我全身发软倒在床上,觉得自己像要死去。
等我一个激灵惊跳起来时,时针指到两点五分。
推开门,老公亮着门庭的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换了双软底鞋,拿上充电电筒,悄悄开门出去。
外面静得可怖,只有路灯幽幽地亮着。
有些害怕,盘算着是否先回家将头发藏起来。
想想也没有男式帽,只得做罢,心一横来到楼下。
人是奇怪的,胆量好像也可以随年龄一起增大。
一个人走在深夜的路灯下,伸展自如。
静谧原是夜独特的美,这样的夜色里,我的咪咪不知去了哪里?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巡逻的保安穿着大衣,手提探照灯也似的大电筒走过来。
他简单地问了几句,就陪我跋涉在宿舍区的每一条路上。
后来我们分头找,等我毫无结果地寻到保安时,远远地听见他在跟人说话。
深夜两点还有人没睡,让我很惊奇。
原来是一个拾荒的老人,保安告诉他我的猫不见了。
老人一边把拾来的东西绑在车上,一边对我说,不用深更半夜地找了,他家有好几个小猫,可以回家拿一个送我。
我凄楚地笑,告诉他,我觉得像丢了孩子,所以一定要找回来。
老人很快谅解,说,那倒也是。
保安告诉我,这个老大爷是个很好的人,每天都是夜里一点到这里来,除了雨天。
说话间,一只白猫在手电光中,飞跑着消失,那不是咪咪。
保安让我回家睡觉,发现咪咪他就来敲门。
一直到天亮全是梦,梦里是站在门外的咪咪、蓬头垢面的咪咪、带回一只丑雄猫的咪咪。当我抽泣着醒来时,天空已是灰白色。
推开门,老公坐在客厅吸烟,见我出来,便神汉一样说,咪咪丢不了,我做的全是她回来的梦,你别怕,她肯定会回来。
我去卫生间梳顺头发,脸也不洗就又冲下楼去。
转过几幢楼,遇到早起散步的彤彤爷爷。
他胸有成竹地告诉我,咪咪肯定是跟着在院里流浪的那只公猫走了,这种情况最多三、四天就会回来,不会超过七天。
那只流浪猫我认识,他曾经找咪咪直找到了我家的卫生间。
长得不算难看,不过很脏。
想不到咪咪会看上他,我不愿意相信。
回家打电话给妈妈,让她到我家等咪咪回来。
带着贝贝上班,坐立不安。
实在无法承受,就给小妹打电话诉说,“咪咪丢了”刚一出口便再也说不下去。
小妹见我哭得哽咽难抬,一急之下亮出毒招,夜叉一般对我吼道,我告诉你姐,你要一直坚持对这些东西投入这么多感情的话,我立马去把你的那些东西全抓去扔了。
我吓得不敢再哭,泪水全憋回去。
小妹半小时后来电话,说同事中养过猫的人全说咪咪两三天之内就会回来,让我五脏归位等着就行了。
想想也是,太多的时候,太多的事情,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等待,并在等待中煎熬。

(四)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和老公都心情郁郁。
老公做饭的时候,我和儿子又开始了寻找。
东面单元的老刘和他妻子带着狗坐在外面闲聊。
他们家据说是个动物世界,老刘简直算得上动物学家。
我像祥林嫂一样把情况又对老刘述说了一遍,他听完后,气定神闲地说,最少两天,最多五天,准回来。
说话间,老刘向东一指,那不是猫吗?是不是你家的?
老刘不愧是业余动物学家,看动物比看人还清楚。
我顺着他手指乱看,什么都没看到,儿子却撒腿跑去,我对自己说,你这瞎子。也跟着跑过去。
我们一路叫着“咪咪、咪咪”追过去,那只猫却掉头就逃,从背影看那就是咪咪。
我也顾不得以身做则了,跳进绿地踏着花草狂跑过去。
儿子却在背后叫,妈妈,它不是咪咪,它的脸是白色的,咪咪的脸和身子是一样的颜色。
我回转身,儿子无限同情地看着我。
我们继续在树丛和绿地中搜寻。
将近七点的时候儿子发愁说,妈妈,我今天的作业很多,再不回家我就完了。
我让他先回去,自己继续找。
儿子问,妈妈,你自己能认识回家的路吗?
当然,你放心回去吧,我安慰他。
妈妈,你小心点儿,背后传来儿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是个孝顺的孩子。
晚上九点的时候,猫们还都潜伏着不肯露面。
保安说,它们总是在十一点多才陆续出来。
我立马回家睡觉,想等到十二点再出去找。
在我睡得最香的时候,老公推门叫我,快起来,咪咪回来了。
天啊,这是我今生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我忽地一下蹿到中厅,咪咪低头蹲在那里。
即便是初恋的失而复得都不会让我如此狂喜,我扑过去。
心在霎那间融化成水。
咪咪洗完澡后跳到书柜顶端不停地梳理着自己的皮毛。
不眨眼地看着她,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老公算了算说,咪咪出去了二十六个小时,又想了想,修正道,是二十五个半小时。
无论如何,我的咪咪她真的回来了。
还有,她没有嫁给那只流浪猫,因为今晚她依然在叫。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