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影视评论>《实习医生格蕾》中的肺癌病人Chuck Eaton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实习医生格蕾》中的肺癌病人Chuck Eaton


2011/05/14
本站原创,主页:ylbook.com

鲁迅先生临终前曾立过一份简单的遗嘱,他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年龄还小的时候,我一直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就算是现在,也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以我这平淡苍白、波平如镜的三分之一人生履历来推测,就算再活个80年,我也不奢望自己能够真正懂得。但年龄增长还是有不少好处的。比如,年少轻狂时,觉得只要能努力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很了不起的事,人到中年才发现,更难的,其实是”己所欲,亦勿施于人”。

今天重看实习医生格蕾,第二季18集。

54岁的Chuck Eaton,肺癌已经扩散至胸腔,一旦进了手术室,他只有25%的机率能够活下来。因此,在准备接受手术之前,他坐在病床上边吸氧边给自己录遗言,Meredith主动帮他录像。Eaton是个长相颇具喜感的人,脸有点像婴儿。第一盘带,录给一个名叫Suzie Zelman的女人,Eaton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深吸一口氧气,面带微笑对着镜头说:
This is, uh, a message for Suzie Zelman, my…my college sweetheart and the love of my life.
Suzie, I loved you with my whole heart. And I never would have stopped loving you, if you hadn’t been the vilest whore to ever walk the planet Earth.You deserve that…that drunken imbecile that you slept with and then married.And when at the reunion,I met your ugly children, I knew you had done me a real favor.I am so deeply happy that I’ll never have to see your face again.

Love, Chuck.
这是…这是一条信息,给Suzie Zelman。我…我大学时的恋人和我一生的挚爱。
suzie,我曾经用整颗心来爱你,并且永远都不会停止,假如你没有变成这地球上最下流的娼妇。那是你罪有应得的…那个喝醉的白痴,就是你和他上床尔后又嫁给他的家伙。当我们重聚的时候,我见到你那些丑孩子,我知道你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非常开心,就是我永远也不需要再看见你的脸。

爱你的Chuck.

十几盘录好的憎恨遗言整齐的码在桌子上,依然没有结束,Eaton在镜头前对着他的哥哥表达愤慨,直到帮他录相的Meredith实在听不下去打断了他。
Eaton:And when you were 14, you stole Laura Brendese right out from under me.You knew how I felt about her,don’t say you didn’t, because you knew.And you went for her anyway.What kind of human being does that to his brother?
Meredith:He was 14.Cut him some slack for God’s sakes!Oh, sorry.Forgot we were recording.
Eaton:If you wouldn’t mind just rewinding a little bit, please.
Meredith:I’m a doctor, not a videographer,and I do need to prep you for surgery.
Eaton: But you offered to help.
Meredith: I thought you were saying goodbye.
Eaton:I am saying goodbye.None of these people, not one of them,knows how I really feel.My whole life, I’ve kept it all inside.I don’t want to carry this with me to my grave.
Meredith:You seem like such a nice man.Wouldn’t you rather they remember you that way?
Eaton:No.Please rewind the tape?
Eaton:在你14岁的时候,你把Laura Brendese从我身下抢走了。你知道我对她的感觉,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因为你知道。而且无论如何你还是去追求她了。什么样的人会对自己的亲弟弟做这种事?
Meredith:他才14岁。放他一马吧,看在上帝份上!哦,对不起,我忘了我们是在录像。
Eaton: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倒回去一点重新录好吗?
Meredith:我是医生,不是摄影师,而且我需要为你的手术做准备了。
Eaton:是你提出要帮我的。
Meredith:那是因为你说你要告别。
Eaton:我是在告别啊。这里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了解我的感受如何。我整个人生,都把一切埋藏在心里,我不想带着这些进入坟墓。
Meredith:你看上去是个很好的人,你不想就留着这些当个回忆吗?
Eaton:不,请倒回带子好吗?

这是在给Eaton的手术过程,Meredith和Burke的对话:
Meredith:He made 17 hate tapes.
Burke:I’m sorry?
Meredith:Videotapes of himself,telling people how much he hated them,spewing every hurt feeling he ever had.
Burke:And he mailed them?
Meredith:No, he wanted me to,but I don’t think it’s a good idea.He was scared.He was in shock.He wasn’t thinking clearly.
Burke:That’s not for you to decide, Dr. Grey.He asked you for something.And you told him you would do it.If you don’t, that doesn’t make you noble, it makes you a liar.
Meredith:他录了17盘憎恨录像带。
Burke:什么?
Meredith:他用录像带,告诉那些人他有多恨他们,发泄出他每一次受到的伤害。
Burke:他寄出去了吗?
Meredith:没有,他要我寄,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主意。他太害怕,受了打击,有点神志不清。
Burke:这件事不该由你决定, Grey医生。他请你帮忙,你答应了。如果你不做,那你就不再是个高尚的人,而是骗子。

在这整个事情里,我的想法一直和Meredith一样,但是,我很希望自己以后能成为一个像Burke那样的人。

这个故事的结局:Eaton从手术中苏醒过来,听说自己可以继续活下去之后,立即问:我的录像带呢?Meredith提起那一大包问他:想让我帮你扔了吗?他想了想说:不,我想让你寄出去,我想说出心里话,有时候,人应该把心里话说出来。

关于鲁迅先生的遗言以及他去世前后的一切,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找到完整的资料,以下文字,转自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网。遗言部分,十分简短。但是,他生前已经说了那么多,我们还能企盼他再说什么?


1936年,对世界文坛来说,是悲痛的一年,先是苏联的高尔基不幸逝世,再是10月19日鲁迅于上海病故。鲁迅的老师章太炎、旧友黄侃,也病逝于这一年。

鲁迅病故前,留下这样一封遗嘱:
我只想到过写遗嘱,以为我倘曾贵为宫保,富有千万,儿子和女婿及其它一定早已逼我写好遗嘱了,现在却谁也不提起。但是,我也留下一张罢。当时好象很想定了一些,都是写给亲属的,其中有的是:
(1)不得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一文钱——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
(2)赶快收敛、埋掉、拉倒;
(3)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
(4)忘掉我,管自己的生活——倘不,那就真是胡涂虫;
(5)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6)别人应许给你的事物,不可当真;
(7)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此外自然还有,现在忘记了。只还记得在发热时,又曾想到欧洲人临死时,往往有一种仪式,是请别人宽恕,自己也宽恕了别人。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治丧委员会由蔡元培、内山完造、宋庆龄、史沫特莱、沉钧儒、茅盾、胡愈之等13人组成。治丧委员会讣告称,依先生遗言“不得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人的一文钱”,除祭奠和表示哀悼的挽词花圈等以外,谢绝一切金钱上的赠送。

20日至22日,各界签名瞻仰遗容者个人9470,团体156。

22日出殡,“捕房以怕扰害秩序为由”,改道延期。16000余人结队,主要为工人和学生,包括小学生,在肃穆、哭泣和《义勇军进行曲》歌声中缓缓送行。沿途有外国巡捕马队及中国军警持枪监视。遗体葬于万国殡仪馆,有上海民众代表献“民族魂”白地黑字旗覆于棺上。

自19日起,各报发表逝世及悼念消息。上海《大沪晚报》、《华美晚报》、《大美晚报》、《时事新报》、《立报》、《辛报》、《民报》、《社会晚报》、《申报》等称先生为“文坛巨星”、“文坛钜子”。香港《港报》称先生为“世界前进文学家”、“民族解放的文化战士”。香港《珠江日报》称先生为“中国新文化运动领导者”。上海《广东报》称先生为“中国文坛之唯一领袖”和“我国文坛最英勇的战士”。上海《上海报》称先生为“文坛唯一权威者”。南洋《商报》称先生为“文化巨星”。《上海日日新闻》称先生为“中国文坛底最高峰”。

这其中,蔡元培的挽联最引人注目:
著述最严谨非徒中国小说史,
遗言太沉痛莫作空头文学家。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