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养花种菜>蔷薇是庭院装饰的经典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蔷薇是庭院装饰的经典


作者:沙如雪
时间:2012/6/17 13:46
主页:ylbook.com

蔷薇 初夏未临,公寓西侧的栅栏旁,蔷薇早已开得如火如荼。

我个人一直觉得蔷薇是庭院装饰的经典,粗放宜养,它与栅栏或与石墙,能分别搭配出完全不同的两种韵味。与白色或黑色的栅栏搭配,紫红色品种好看;与石墙搭配,首选粉色。

人的审美不知是否也受童年经历的影响。小时候,外婆家东面的石墙旁,曾经种过一簇粉蔷薇,每到夏季,粉圆的花攀满大半个墙。邻家的妗、婶、姨、婆时常来讨枝条回去扦插,她们都把蔷薇叫作小月季。儿时的记忆全是片断。我记不住外公是什么时候拔除了那簇蔷薇,但我却隐约记得邻家的一个长辈在门楼下对外公说蔷薇的坏话,说它爱招蛇。外公不怕蛇,但我们都怕。

粉蔷薇不见了,这么多年,它在我的记忆中却鲜活依旧。外公后来在围墙下、院子里,全都种了一排排白的粉的夹竹桃。而直到今天,我对蔷薇丛依然心存畏惧,只远远地看,不敢近前。

几年前,看《托斯卡尼艳阳下》,女作家Francis在托斯卡尼买下老屋,正打理窗前茂密的攀援绿植时,发现里面藏着一条蛇。我每次重看这部电影,都会刻意避开这个镜头,所以直到今天也不知那丛绿植是不是蔷薇,应该不是。所有的动物都会选择易于藏身的地方,只要茂密,是不是蔷薇又有什么关系呢?

理智上,我非常尊重物种多样性;情感上,有些动物我却从内心无法和它们亲近。人类如此轻薄与不公,时常以自身好恶定亲疏。好在动物们心地清洁,宽广自在,它们并不稀罕我的亲近或不亲近。归根结底,云在青天水在瓶,只要大家各自相安,平心静气过完这一生。

古人咏蔷薇的诗词有很多,可恨我唯一喜爱的却是高骈的一首七绝——《山亭夏日》: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高骈其人,不喜欢读史的人可能对他并不熟悉。江湖夜雨在他的《千年霜月千家诗》中,对他有一个很简短的描述:
这首非常清丽动人的小诗,只看情调 ,一般人可能误以为作者是贾宝玉那样的富家公子。焉知作者却是一名嗜血成性、杀人如麻的武将。高骈是将门之后,他爷爷就是在唐宪宗时平定西蜀叛乱的大将高崇文。高骈为人阴狠,屠杀四川当地不服他的兵将,连同他们的家眷都赶尽杀绝,刚出生的婴儿都活活摔死,十分残忍。他在晚唐时拥兵自重,消极抵抗黄巢,唐朝的灭亡有一大半和他的“不作为”有关。

就是这样一个人,写出这样一首诗。虽然对比之下,你会感觉像是独角兽戴了水仙花一般让人无法忍受,然而事实如此,不容抹杀。无奈之余只能感慨古人多才,连暴君与恶魔亦能出口成诗。

高骈不止残暴,亦善妒,但却有诗才。当年王铎被朝廷加封都统,高骈颇不以为然,于是写诗讽之——《闻河中王铎加都统》:炼汞烧铅四十年,至今犹在药炉前;不知子晋缘何事,只学吹箫便得仙。

虽然读起来醋意弥漫,但亦透着成诗之时顺手拈来不费气力的轻松洒脱。恩怨情仇皆已远去。如今,我们却依然人在路上,活生生的不能多想。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这个夏天,你在篱前种下蔷薇了吗?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