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东拉西扯>豆瓣有个小组叫Anti-Parents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豆瓣有个小组叫Anti-Parents


2011/04/25
本站原创,主页:ylbook.com

大约在前年,我听说豆瓣有个小组,名叫父母皆祸害。相较于这个中文组名,我个人更倾向于它的英文名字:Anti-Parents. 直译为:反对父母。至少,这让它看上去不那么惊世骇俗。

至所以屡次望而却步,并不是因为我害怕在那里遇见我儿子,而是怕——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害怕在那里遇见我儿子。对于一直以来都像猫一样保持足够好奇心的我来说,想去一个地方又不敢进去的感觉真是个折磨。后来的某个周日,我干脆就选择了开诚布公。

我对正在电脑前同怪兽鏖战的儿子说:你知不知道豆瓣有个小组,名叫父母皆祸害?你不会也是小组成员吧?如果你不在那儿,我其实挺想进去看看的。
儿子暂时AFK,转头笑道:没听说过还有这个,你脑子里都怎么想的,怎么会觉得我在那儿。什么情况啊?你去看看吧。
被他这一说,我倒觉得讪讪的,咱这不是当妈当的越来越没自信嘛。

确定了他不在那儿,我麻溜儿就进去转了一趟。看了一篇帖子就出来了,那个纠结糟心的感觉我至今都不愿再回忆。天底下原来什么样儿的父母都有,简直让我都没办法跟他们站在一条战线上了。至所以那么相信孩子的一面之词,并不是因为我耳朵软,偏听偏信。而是因为开店这些年,见过的实例太多。有些,是我恨不得一生都不再想起的。

从前,我无论如何都不喜欢李敖,直到两年前的某天看凤凰卫视对他的访谈。那个访谈是在他家里做的。自此之后,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这是一个不肯老去,甚至不肯长大的人。他当时说过一句话,我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他说:我妈这个人,一辈子倒霉就倒霉在她这慈禧性格上了。

今天至所以又想起这句话,是因为Anti-Parents小组里面描述的大多数父母,都和李敖他妈一个性格。

我们这一生,只有一次做父母的机会。很多人也许和我一样,还没有做好当妈的准备,孩子就猝不及防地来了。来不及学习,就只能在溺水中学会游泳,那份手忙脚乱与惶惑不安,让我这么多年都无法确定,做为一个母亲,我能不能勉强及格。我不敢让儿子给我打分,是因为分数低了我会绝望,分数高了我会惭愧。

我知道当身为父母的我们看到“父母皆祸害”这五个字,内心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稍安勿躁。只要换个身份再来看孩子们的话,就会平静很多。看他们文字的过程中,泪水一次次刺痛我的眼。因为,我们现在是父母,曾经,是父母的孩子。

以下文字,原文转载自豆瓣网Anti-Parents小组。为了保护个人隐私,全部略去发言者网名,以阿拉伯数字代替。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曾经圆头圆脑,流着口水,没长牙齿,张嘴大笑的婴儿,他们曾给过我们那么多的欢乐,而后来的后来,我们给了他们什么?
1、保护自己最简单的办法是逃走。到外地读书,到外地工作,自力更生,不依赖就不给他们太多机会伤害你。有机会的时候,你才可以展翅飞走,不到绝对安全的时候绝不回头。

2、“他们大多数是爱你们的”。我觉得如果伤害了我们就不叫做爱了,那是赤裸裸的控制欲和占有欲,是罪恶的欲望。而爱,是纯洁无伤的,偶尔的一次伤害,可能是爱的错误表达;但是10多年、20多年的伤害,怎么可能会有爱的存在?

3、she loves me the most, maybe not the best. 看到这句我哭了。我爱他们,可越爱就越受伤。

4、你和朋友聊天,他们说是浪费时间。。。 你爱的人,他们说没有未来。。。 你喜欢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他们说不实际。。。 你想离开,他们拿身体来威胁你。。。

5、以前我以为自己逃脱了,我大学了,我毕业了,我工作了,我独立了。 可是每周一个电话,催命似的要我结婚,逼我做何种工作,逼我买房子,像一块块大石头压在我的心上。 不能有一件事告诉她。否则我会被骂的很惨。我会被万般否定,责难。 她甚至想在我买房的时候亲自跑过来给我看房,帮我定房,然后监督装修。 她想占有我未来的孩子,她早早的说要带我的孩子。 她总是说我有多糟糕,我是多么的没出息。 她只是在维持她最后一点权威,最后一点可怜的寂寞,把自己无止尽的嫉妒发泄在我身上。不得不说,我母亲是我的噩梦。 为了避开这个噩梦,我已经浪费了二十多年。 如今别的孩子在发展事业,我坐在这里每天阅读心理书籍,每天思考如何对付母亲,我的生命被白白浪费了。

6、前面有人说,要和父母对话,要交流,还要创造机会交流 。如果可以交流,可以对话,我也不会觉得烦恼,痛苦 。他们的思想改变不了的,而且越对话,只会激发矛盾冲突,到头来还是自己觉得更加委屈郁闷,他们还觉得我不懂事,没有生活阅历,愚蠢。。。

7、交流只有当双方处在一个level的时候才能交流,否则就会变成战争。因为双方的目标都是说服对方,而不是让双方理解对方然后达到妥协。交流的本质不对,再怎么交流都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的。

8、我父母是我这二十几年来的一个噩梦,他们的语言暴力,让我的心变得千疮百孔,独自站在风口上的我,即使有再坚定的意志,也还是会倒下的,太累了,以前总是想着自杀,现在总是想着杀死他们之后再自杀。他们的自以为是真是可笑,他们只会侮辱我,践踏我,对于他们,我没什么好留恋的~~~

9、把父母伤害的阴影尽量减到最小。除了不完美的家庭,要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生活,有人谈心。有让你开心的事,有爱你的人。
—————————————————
重点就在于,从小在压抑指责环境下成长的人 ,个性就比较自我封闭、自我保护、自卑,准确说性格是绝对有缺陷的。 所以真没什么朋友。

10、我总是受到他们的指责,原本回家的时间不多,没有一次不让我自己失望,回家就直接等于不开心。每次回家就恨不得赶紧走,结果呢,是我们双方最终走向了冷漠 。我懒得搭理他们,他们也懒得搭理我 。这样是不是最好?我离开他们很远,很远 ,也不需要他们的经济支持 。我就是靠着自己,渐渐独立 ,有时候却那么伤心 。
因为有那么多幸福的家庭,看起来和睦温馨 。他们和父母相处的很好,让我真的好羡慕。

11、要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生活,有人谈心。有让你开心的事,有爱你的人。
——————————————————
从小没人教你怎么和朋友相处,缺爱,没有安全感,对朋友关系不是不信任就是过度依赖,不懂得如何处理朋友间矛盾与冲突,更不必提恋人了,甚至会用他们的恶劣方式来处理,哪个朋友不躲得远远的?哪个恋人不离开你?他们不是收费的心理师,有权选择温暖的、内心无冲突的人而丢下你不管。自救自救,说得容易。除了与书为伴,别无他法。

12、看到大家说的,才知道天底下的父母都一个样,他们对我们要求那要求这,其实是自己的人生们得不到满足,于是将我们作为他们的雕塑,想把我们雕成他们想要的样子,这就是人性的自私。他们连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都不会,我鄙视他们。这就是中国的父母,可怜那些正在受摧残的孩子们,有些可能还在读书没有能力离开父母,那我们就只能忍耐啦。无论他们怎么摧残我们,说我们没用,我们都不要受其影响,更不要跟他们对着干,因为没钱没独立的我们是根本赢不了他们,也不可能改变他们的思想,那我们就只能忍,努力的让自己早日独立,早日做出成绩,找一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的另一半,建立一个自己的家庭,实现真正的独立,让他们为自己以前所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去羞愧去!

我们已经无法改变上一代人的思想,也改变不了他们对我们的摧残,所以我们只能改变自己,不要让我们的悲剧延续下去!学会尊重,理解,支持我们的孩子!

我就是这么做的,忍了20几年,终于到了我出头的这天了,找到了一个爱我的人,即使他们反对,幸福是要靠自己创造的,我要做我想做的事,做我自己,不让那些虚伪,虚荣侵蚀我,不做随大流的庸人,我们要学会大爱,学会包容!

13、我们的父母的变态人格,也有其根源,他们也许并没有意识到或者不肯承认。而我们自己,既然知道有病,就是走出去的第一步。让死循环从我们这一代中止。

我的心理咨询师对我说,你不用原谅,也不用试图去忘记,接受你有个困难的父亲这个现实,接受那些伤痛的过去是你生命不可磨灭的一部分,努力主动去生活你剩下的人生。

我离家十一年,经济独立六年,和我爹彻底决裂也有六年。这一程都在疗伤治病,到现在也不能算全好,但总算健康了很多。走出阴影比被动忍受伤痛需要更多勇气,学会去信任去爱去正面的生活都是很可怕的事,但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很多善良的人的。有人真的会真心去爱那个有病的你。我一个好朋友自杀未遂,然后浴火重生。她说之前的生命为父母活够了,剩下的要留给自己。我说,既然我们不打算死了,那就要努力好好活下去。

14、不完美甚至畸形的家庭无法改变也没有必要诉说,如果你并不想成为他人眼中更大的异类或吃惊对象,你知道,太多自童年就走的太顺利的人看你的故事就像是天方夜谭。 诉说并不能改变任何,反而会伤害你本已脆弱的情绪。 给自己构建一个安全的空间,这非常困难。第一步,先离开他们去生活吧。只要悲剧不重演,别的代价我都愿意。

15、11年前,我逃开专制的父母,选择了离家1700公里外的大学。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从来没有这么远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很开心,但是,过后,我发现,家、父母就像是风筝那头的线,那是割不断的情怀。2004年,那一场疾病、恐慌来临的时候,我逃回了家。后来,我又离开父母。再后来,他们老了,还是一样的专制,但是,我开始懂他们了,那是一种爱之深恨之切的情怀。以后,会没有人说你,唠叨你的,那时,最爱你的人已经走了。

16、虽然我不是心理医生,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因为与父母不合,多数人年幼时都缺乏爱,无私的爱。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可以去另一个城市,另一个国家, 但不论到哪里,心里总有一种无法挥去的孤独感。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为的是有一天告诉父母,他们曾经伤害了我们。 他们需要道歉。 如果我们心理没有原谅他们,或者因为固执失去了原谅他们的机会, 那就倒霉了, 不论其他方面再怎么好,这都会是我们的心结。 强大——沟通——原谅,幸福都在这里面了。

17、父母就是膽小鬼,窩里橫,在外受氣沒本事討回公道或者尊嚴,就拿孩子出氣,這樣的父母,還是會一直在外面受氣的。 就像我媽,就是一個典型的膽小鬼、窩里橫,在外面被人說成很老實很好很善良,不怕吃虧的人,回到家就拿我出氣,常常一進門就開罵了。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不要相信什么善惡有報,什么吃虧是福。誰欺負到我們,我們就要出声,不然柿子撿軟的捏,下回還得被欺負。

18、村上春树同志说的好,责任始自梦中。为了种族的繁衍,我们人类潜意识中常觉得对其它的人或物有责任。这种责任来自本能,无法避免。但是实际上,所有的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如果不要用宗族的方式思考,我们对父母没有责任,她们对我们也没有。被饲养长大,活下来,这在自然界中,是一种运气,靠的是靠不住的爱和虚构的“责任”。所有的悲伤,愤怒,不满都来自期待。 如果把爸爸妈妈这个身份忘记,把他们当成人类的一员来看待,他们的付出和需求都会显得可以理解。

19、有时候我会觉得,正如某些人坚持否认父母祸害的存在一样,我们小组的同学会偶尔将父母的祸害放大 。就像被头顶一块乌云遮住了光线,就认定自己的世界始终是黑的,认定这黑暗就是自己人生的全部。 只有你跳出来才会发现那不是全部。 身在其中的时候也要提醒自己:有一天我会跳出去,有一天你们谁都伤不到我,有一天我会沐浴在阳光里。 幸福是要自己去抓的,蒙头闷在黑暗里一定不成。 除了那些糟糕的事,阴郁的事,你喜欢什么?说起什么你会笑?做什么事你最擅长?人们夸你些什么?情人喜欢你什么? 学习向日葵,我们朝着阳光去~

20、我想明白了,我们把父母看得太重要了,其实他们也不过和老公朋友之类的一样,不喜欢可以随时甩的,没必要为了他们太烦恼,中国有的是人,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算了,缺了谁不能活呢,孤儿们也有活得很好的,就象离婚一样,你可以再慢慢寻找新配偶,我们也可以离开父母,慢慢寻找建立能够弥补这种关系的人,或者就象选择单身一样,没有也无所谓,说到底,还是一个观念的问题,是我们自己在折磨自己,胆怯不敢迈向新的生活。
——————————————————————
不是我们把父母看得太重,是这个几千年来都看重所谓的孝道,从小教育我们要孝敬父母的社会“逼”我们把父母看得很重。几乎电视啊报刊媒体上将父母与子女矛盾的例子,都是子女虐待父母啊,不赡养父母啊,或者是父母给子女无私的爱啊任劳任怨含辛茹苦抚养子女成人啊,几乎从来没有负面报道父母对孩子不好(如果有,也仅仅是家暴把孩子打死打残这种极端现象)、父母用冷暴力、语言暴力等控制、折磨、压制孩子精神的例子。

由于一面倒的媒体报道,会让我们这种从小受父母精神残害的人会自我怀疑,是我们哪里錯了吗?为什么媒体上父母们都是善良的天使,而在我眼里他们发怒起来却像是残酷的恶魔?是我心理阴暗扭曲吗?为什么我不能按社会所要求的发自内心的热爱孝敬他们?

而很多时候,明明做错的一方,因为占据道德制高点(有整个强大的社会习俗给他们撑腰),反而会更加强硬、更加不会自我反省,明明是受伤害的一方,还得整天自责、内疚、有负罪感。从家庭之中的孝道,到国家层面ZF与民众的统治之道,这种强盗逻辑一脉相承。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就是这么养成的,这个艹蛋的社会。

21、管他娘的,反正2012也要来了。

22、上学的时候父母给我的感觉就是:老子养你供你上学、吃穿,你必须一切都要听我的,不然你就是大不孝。给你钱用也不会让你用舒坦了。我忍 忍 忍 。于是大学毕业后远离父母,(不代表我不爱他们)以后也不打算回家。嫁也嫁的远点,越远越好。

23、从家里到上海,马上打算逃往法国,作为一个物理上基本逃脱的人来说一句 :去外地读书生活是一种比较及时有效的办法,毕竟山高皇帝远。而且有了距离之后会更能看清父母和自己之间的那些芥蒂的所在和来源 。我并不赞成把父母对我们的养育一概抹黑,但是我们必须正视父母给予我们的一切,包括伤害。而且,父母是我们永远无法否认的角色。我相信所有失望的结果并不是完全将自己同他们割裂开来,而是最大程度将那些不和谐化解,同时活出我们自己,让我们过的更好更幸福。其实那些“恶魔”父母的最终愿望不过如此,只是他们幸福快乐的标准跟我们不同罢了。

24、前两天中午,和老婆上菜市场买菜,一个摊位前,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脏兮兮的,在撕心裂肺地哭。边上一个小女孩,看起来是小男孩的姐姐,八九岁的样子,坐小板凳上嗑瓜子,很无聊的样子,突然抬起手“啪啪”给小男孩两个耳光,小男孩哭的更厉害了。小女孩又继续嗑瓜子,小男孩继续哭。过了大概一分多钟,似乎又想起来似的,扭过身子,“啪”又给小男孩一个耳光,然后又继续嗑瓜子。一会,一个男人过来了,一个摊位的摊主,看起来是小男孩的爸爸,看到小男孩还在哭,似乎很不耐烦,经过小男孩身边,顺手就一记响亮的耳光,小男孩趔趄了一下,“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小女孩估计看到了小男孩差点摔倒的样子,一下笑了起来。一会,一个女人,应该是那个小男孩的妈妈,可能是实在受不了小男孩一直哭,急速地跑过来,狠狠的一下抓住小男孩的胳膊,“啪啪啪啪”左右开弓,打完,继续去卖菜。小男孩继续哭,撕心裂肺......

我很懦弱,我没有阻止;我很懦弱,我不能拿起卖肉的刀子,去杀了他的父母(我想过,但我最终没有那么做)。

我想如果我是那个小男孩,我此生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杀了他们,三个人,用我能想象的,最残酷的方式。

我后来求证过,那是他们亲生的,爸爸、妈妈、姐姐。

25、只要是我的朋友,她就冠上不三不四这个词,只要是我想干的事,她统统看着不顺眼。 我在想。与其这样,不如死了算了,反正早晚要死的。 过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26、4年前我考上大学了,很开心 。以为可以忘记过去,但是4年后的现在,虽然距离如此的远,我还是常常梦到被他们打骂的样子。悲剧~~~

27、昨天加入这个小组,初衷是想有个地方发发牢骚,和大家探讨下怎么更好的和父母沟通相处的问题,但看了几个帖子后还是决定退出,和组里其他成员的遭遇相比,我和父母的一点小小代沟和沟通无能简直是太微不足道了,帖子中那些匪夷所思的经历,那些JP父母,在我成长的环境中从没遇到或听说过,我的父母宁愿自己受伤害也绝不会来伤害我,GOD BLESS YOU!临走祝愿你们都能改善和父母的关系。

28、父母要孩子的时候,原因有很多种:1意外怀孕;2觉得大家都要,自己也得要,不然就像残疾人一样被嘲笑;3两人没感情,不拿孩子说事儿早晚得离婚;4综合因素。他们根本就不相爱。更不要让他们爱自己了,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儿。他们又不是大官,有大权可以虐其他老百姓,就只能虐自己孩子了。

29、我很不喜欢我妈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你都这么大了,搁过去都当妈了,还得妈妈给你做饭,你什么时候能给妈做顿饭?”或者“你这么大了,应该***” 刚才,她去厨房,可能是看见厨房没洗的碗,就听见这么一句“我什么时候能吃现成饭啊?” 特别讨厌这种你应该去做什么事情的要求,好像我没这么做就是大不敬,天理难容一般。开学就要大四了,已经是22周岁了,可是还是有很强的逆反心理,越是让我做的事情,我就越是抵触!我不知道是父母的教育方式不对,还是我不对。

30、我家有阶级性,大人讲的话,小的一定要听,大人说你不好,你就必须按他们的方法改正,手机上网太久,没收手机,电脑上网太久,拔掉网线....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学习好。早上起床就洗衣服,打扫卫生,煮饭,做不好被骂,不做就是懒惰。出去玩说我早熟,在外面谈恋爱。在家里说我什么都不干,白吃饭。天天骂,没有一个小时是安静的。我还可以怎样?

31、如何更高效anti?
31.1 物理上隔离:搬家,去外地,出国,换手机号
31.2 经济上隔离:经济上独立,自己的身份证、户口本都拿好
31.3 感情上隔离:有关心自己的人,有自己的生活,避免和父母感情上精神上的交流。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