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book.com>沙如雪博客>东拉西扯>仙鹤装宝塔裙-又到一年戛纳时
猫咪日记   影视评论   养花种菜   喜欢的歌   读过的书   东拉西扯   山寨驴友   博客主页

仙鹤装宝塔裙-又到一年戛纳时


作者:沙如雪
时间:2011/05/16
主页:ylbook.com

宝塔裙
仙鹤装
今年的戛纳红毯,范冰冰以一袭仙鹤装艳惊全场。好看不好看那都是个人审美取向问题,暂且不论。如果只以抓眼球、杀菲林来做衡量标准,那无疑是大获全胜。反正电影横竖是入不了围的,咱如果再没有几个豁得出去的女星来撑场面,那这一趟一趟去的也太悲催。

法国电影界历来目下无尘,连好莱坞都不入他们的尊眼。如果你是个略微熟悉法国电影的人,就会知道这绝对不是因为羡慕嫉妒恨。这些年,我看过的电影中,有美国烂片、英国烂片、伊朗烂片,但还从没看过任何一部法国或者意大利烂片,不知是因为他们把烂片都自行销毁了,还是已经完全达到了出手不凡的境界。相较之下,大陆出品的那一坨一坨的,再怎么惦量也都实在拿不出手。而我曾在心底默默寄予厚望,觉得满可以同法国人拼一下的马俪文,这几年也不知是在蛰伏还是已经息影,音讯全无。

跑题了,说回仙鹤装。我个人对这套行头的看法和洪晃的观点基本一致:“太像戏服了,而且是戏比较过的那种戏服,比如春晚。招摇,但是不美”。我盯着那仙鹤看半天,越看越觉得那不是中国鹤,倒像是日本鹤。小时候看过的一本画册上,有幅日本画,上面就是这样的鹤,两只。再不然就是因为脸上的妆太浓,基本是漆了一层粉,像艺伎,所以才让人觉得日本元素多于中国。总体感觉,像盛唐与日本的混合版芭比娃娃。至于微博上某人戏称其图案是“仙鹤围绕麻将桌,预示祥瑞之气,财旺之福”,或者“送子仙鹤,手里还拿个蛋!简直就是瞪谁谁怀孕”。这样说就刻薄了。

以往的经验证明,无论女星们穿了什么衣服或者什么衣服都不穿,只要你踏上了红毯,就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迎接口水阵。这件事需要咱的艳星们认真端正一下态度。你们都长成仙女的模样儿了,而且逮到机会就到红毯上招摇,全世界还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恐龙与劳碌命积于一身族,外加百分之二十以上的红颜薄命或自以为的红颜薄命族,我们这些人也要活好不好?所以,批评一下你们的装束就不用太计较,你只要把它当成是自己成功的一个标志就对了。反正是,铁打的红毯流水的明星,过几年,想被批评,机会也不多了。这么想,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2005年的戛纳,叶倾城写的一篇很著名的点评,如今重新再看,真可谓花相似,人不同:
戛纳,铁打的营盘流水的明星,走不完的红地毯,换不尽的新面孔,这一届的新红人是高圆圆。

颁奖礼上的高圆圆一款白色曳地丝绸长裙,胸前绣了水墨的喜鹊与梅花,象征着喜上眉梢,肩头又是一朵海碗大白贡缎盘花。她袅袅婷婷,婷婷袅袅,手捏一把小湘妃扇,微微护着点儿心口。这造型太像《金大班的最后一夜》里的女主人公了,可高圆圆偏是一张健康明朗的娃娃脸,青春逼人。倒是《青红》首映时穿的那件好得多,上身抹胸黑上衣绣着大朵大朵的金花,下身黑蓬蓬公主纱裙,一双细高跟白凉鞋,足踝处珠光闪闪。但见这女孩笑容满面,昂首阔步,生生把红地毯走成了阅兵式。新人,到底是新人。

不过,老江湖章子怡也未见有多出色。慈善晚会上,她一件灯罩式白底渐变虹彩裙,哗啦啦从胸口直垂到脚面,共有七层,千万个褶皱几百条彩痕。我没文化,一见这场面就大喝一声:“宝塔震河妖呀。”颁奖礼时,她改穿一件黑色简洁拖地长裙,无一装饰,只露出玫瑰红的鞋尖,手里拎一款玫瑰红小包包,倒让人喝一个彩儿。这样出席酒会一定艳惊四座,但这是参加电影节,有点儿不够明星———观众辛辛苦苦花了时间和精力,也应该给我们看一点珠光宝气吧。

如果说章子怡穿的是金字塔,那舒淇的裙子就是小雁塔:白裙子窄窄的很收身,也是一层一层细裙摆,直没脚面。领口开得低,腰身却收得极高,一只黑蝴蝶结简直就像勒在胸口上。胸腰臀全被淹没在波纹的惊涛骇浪里,著名的性感身材一点也没显露出来———她在做波纹面广告?项链、耳坠、手镯全是白色,只有胸口那一条腰带是黑的,大概是想画龙点睛,却有错点了后脑之感。

文章见报之后,同事对我说:你评点人家这样到位,你这一身上下,也不过如此呀,何不穿得更好一些?我想了想,拟从金钱、精力、时间、必要性……等各方面来回答她。但最后我说:这足以证明,评论家易为,而创作较为艰难。

返回相关文章列表

一览好文   关于我们  Copyright  1998-2018   Map  联系我们:  zcchaos@sina.com
  2004.3 建站  2012.3第N次改版